搜狐音乐> 新闻 > 内地乐闻
新闻 | 专题 | 新声力量 | 试听 | 视频

音乐门槛降低一夜爆红罕见 网红的事难再续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寿鹏寰

  当你的社交网络被《五环之歌》刷屏,当你的微博已经开始给歌手新歌打赏。不知道你是否记得,网络兴起之初异军突起的网络歌手,从雪村到庞龙,从杨臣刚到筷子兄弟,他们是当时中国歌坛不容忽视的力量。

  然而能让大众真正记住的网络歌手,始终是少数。更多的网络歌手如同昙花一现、甚至还没来得及被注意到就被淹没在如潮信息的洪流中。近几年,如当年一样凭借网络歌曲爆红的歌手再不复出现,即便筷子兄弟也是因为电影《猛龙过江》主题曲而红。至于网络歌手后起之秀许嵩、汪苏泷等,虽然拥有一大批固定粉丝群,但也从未大红大紫。

  《法制晚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网络歌手的走红在如今这个无WIFI不成活的年代,已经无法克隆再现辉煌。

  ·网红现象·

  从雪村到庞龙 朗朗上口收粉丝

  2001年,音乐人雪村的原创歌曲《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红遍网络。此后,大学生唐磊将原创歌曲《丁香花》上传,这首歌登上当年百度音乐搜索的前10名。

  2004年,东来东往《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庞龙《两只蝴蝶》也由网上飞入百姓家……这些草根的音乐伴随网络下载、手机彩铃的形式红遍大江南北,网络歌手在本世纪初的内地乐坛占据了一席之地。

  媒体人彭辉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分析,世纪之交的中国社会表现出的是多元化的社会结构,大众对于能展示“小人物”、“人性”的艺术作品更加关注,再加上港台音乐在内地的广阔市场,培养了一大批流行歌曲的听众,不经意间为网络歌手积累了大量的潜在受众。

  他认为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是以幽默、搞笑的方式讲述“小人物”的故事,轻松赢得大众的回应;而唐磊的《丁香花》则以朗朗上口的旋律收获一众粉丝。

  超女选秀潮 推动网络红人

  在最初的网络歌手之后,以杨臣刚、凤凰传奇等为代表的网络歌手兴起。

  音乐策划人王毅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这个时期的网络歌手可以说是伴随着中国的选秀年而共同成长的。2005年,中国第一次出现“超女”这样的电视选秀节目,而“超女”成功将大众的兴趣从电视带到了音乐上,并且培养了庞大的粉丝群体,这一群体折射到互联网上,让粉丝对音乐的关注度超越网络歌手兴起之初的热度。

  杨臣刚的《老鼠爱大米》、张振宇的《不要再来伤害我》正是在这个时期火的,演唱者也随之走红。如果没有这批受众,这些歌很难推广。

  互联网音乐 3.0时代成小众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从互联网刚刚兴起时横空出世的网络歌手,到如今网络遍地开花的年代,网络歌手反而进入了小众细分时代。

  2014年筷子兄弟的《小苹果》、赵科岩《一百块钱都不给我》、庞麦郎《我的滑板鞋》等网络神曲使得新人加入网络歌手的行列,不专业的演唱,低质量的编曲,却迅速走红。

  有音乐评论家指出,如今的网络音乐和网络歌手已经面临走下坡路,未来长久的歌手还要看谁有演唱实力和创作音乐能力。

  音乐策划人王毅认为,早年庞龙时期的网络音乐可以说是1.0时代,而凤凰传奇算是2.0时代。到了如今的3.0时代,已经不是网络音乐,而叫互联网音乐。“像筷子兄弟虽然从网络走红,但是《小苹果》的推广更多可以归类为影视热门,”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筷子兄弟都不能算网络歌手的代表了。

  王毅认为,新一代网络歌手代表人物,如许嵩、汪苏泷等,都是在大学期间通过网络发表原创歌曲受到关注,很快签约唱片公司发表唱片,进入主流市场。他们代表的是新生代年轻人,受众群比较固定,大多是在校大学生,以90后甚至00后为主。“而他们虽然有自己的受众,但已不再是众人皆知的时代,他们是互联网模式细分的产物。”

  ·网红分析·

  独特中国模式 网络传统淡化鸿沟

  网络歌手兴起10余年,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国外也有网红出现,但是我们的网络音乐是中国特色的时代产物。“网络兴起,网络软件被研发,即时聊天工具商业化营运,再到如今的互联网应用层出不穷,大家的生活已经被网络占领,网络音乐和歌手自然应运而生。”

  王毅认为,如今除了传统网站、手机彩铃之外,人们有更多方式可以发表及欣赏音乐,最典型的是豆瓣和微博等对于流行音乐带来了巨大影响。

  比如2010年推出首张专辑《Floral Times》的梁晓雪借助豆瓣引发网友关注,通过口口相传在网络迅速成名,省略了传统唱片公司经营新人的各种步骤。无孔不入的微博以及新兴的社交平台,让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发表音乐作品,随时可能因机遇走红。

  在3.0时代以前,签约唱片公司对于网络歌手来说无疑是一条金光大道。但随着时代发展,传统唱片业在经历一番挣扎后终于接受现实,必须以网络为关键性、根本性的依托去展开经营和发展。

  唱片业不景气,人们对于音乐消费的需求却绝对有增无减,网络歌手、独立歌手、传统主流歌手之间的鸿沟不断淡化,甚至融合。

  ·网红前景· 进入转型期 网络推新难度加大

  虽然网络时代带来强大的技术支持,如今的网络歌手看似已经没有了门槛,但是业内人士认为在这样的音乐转型期,网络歌手想要走红或者说得到强大的大众认知度,反而难上加难。

  音乐策划人王毅认为,如今的网络音乐和网络歌手已经面临走下坡路,未来谁能走得更远,还要看演唱实力和创作能力。当年的网络歌曲、网络歌手放在今天,走红的可能性太小了。现在的音乐受众细分,兴趣分散,不管哪一类音乐都有固定的受众群。另外接受音乐的方式和渠道很多,选择也多了,而且听众审美提高了,那一批红极一时的网络歌曲和歌手是在当时特定的大环境下所产生的。现在市场环境,很难再出现像当时那么火的网络歌手。

  乐评人卢世伟则表示,今天几乎所有歌手都要通过网络发歌曲,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大家都是网络歌手。现在很难再出现单纯从网络上建立强大影响力的歌手了。

  “现在的娱乐圈,大家首先认人,其次是作品。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想要通过网络发行作品,很难获得认可了。所以现下相对比较红的网络歌曲,几乎都走了影视推广的路线。以影视来带动音乐本身。”

  除此以外,除非能疯狂、恶搞到极致,诸如庞麦郎《我的滑板鞋》,大众以看热闹的方式去关注,但这并非长久之计,热度并不会持续太久。

  雪村:无聊的事俺不干 拍“活雷锋”的故事

  称雪村为“网络歌手开山鼻祖”并不为过。2001年,雪村将原创歌曲《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放到网上,这首歌红遍全国,雪村也一夜成名。后来唐磊、庞龙、香香、杨臣刚等网络歌手紧随其后也迅速成名。

  近日,忙着筹备第三部电影《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雪村接受了《法制晚报》记者的连线采访。

  雪村这些年将工作重心放在了拍电影上,既当导演,又当演员,歌手的身份倒成了其次。

  网络乍红

  爱情歌曲太无聊

  写出不一样的“活雷锋”

  法晚:你是北大毕业的,当时是不是学霸?

  雪村:绝对不是,但我算得上是一个优等生。并不是说所有所谓优秀院校出来的人都是好学生,这个都很正常。

  法晚:大学毕业以后就直接去了艺术公司,然后从事音乐创作和制作工作?

  雪村:不是,之前还有好多事呢,我还做过记者,九几年我在北青报,之前我在电子报。那时候没有选择,一个从校园里刚出来的人,对社会不太了解,学的东西并不一定有用,但总得去找一个能在社会上立足、能养家糊口的事做。

  法晚:你大学学的是德语,后来的职业跟专业完全不同。

  雪村:对。大学的时候开始对音乐感兴趣,小时候学过,但没有专门去学乐理什么的,我认识简谱还是从在艺术公司开始的。

  法晚:后来怎么想到写《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这首歌,还一炮走红了。

  雪村:这首歌是1995年写的,这个故事本身就是编的,就是一种机缘吧,当时都是港台歌曲,像什么《爱的星座》之类的歌,刘文正、邓丽君,包括李宗盛早期的情歌,大家都去追,那个很无聊。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处于青春期,青春期总会过去的,还是关注点社会吧,所以有了《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一夜成名太膨胀 穷人乍富的感觉挺好

  法晚:当时怎么想到要通过网络去推歌?

  雪村:那是巧合,正好赶上网络更新换代,歌的流传就快。1999年和2008年它是一个大跨度。

  法晚:当时真的是一夜成名,那个时候生活、心态方面都有什么变化?

  雪村:有钱了,吃的好了。头一天还不知道下顿饭在哪吃呢,第二天就有无数个电话过来说请你吃饭,咱们来谈谈,然后是上节目、出差、演出,去哪都有人请吃饭。

  法晚:觉得自己是真红了?

  雪村:知道,有人给你钱物,那么多钱从来没见过,穷人乍富这种感觉挺好。

  法晚:膨胀吗?

  雪村:有,我想每个人都会有。因为那个时候情况和现在还不太一样,比如说现在有谁要是红了的话,你在市场上见不到他的产品,我那时候是见得到的,我的磁带都脱销了。

  法晚:有没有想过当年能那么红,是什么原因?运气成分多一些,还是?

  雪村:像《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以雷锋作为歌本身的一个象征物,而且同时又是一个类似相声的歌曲,这样一个四不像的玩意儿出来,它是肯定有销路的。实际上这东西我觉得还是把脉把的比较准,时机比较好。我不认为其他的作品和《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这个歌有什么可比性,包括我自己的。

  法晚:外界称你为“网络歌手第一人”,你怎么看?

  雪村:都是他们说的,也不是我说的。他们夸,谁不喜欢夸?他夸你,你挺高兴,也就这样。但是要说最早,我肯定是最早,这个无可非议。但是你要说最好呢,它没有可比性,所以也谈不上。他们一说,你一乐呵就完了。

  法晚:有一些网络歌手可能会介意自己被称为网络歌手,因为在很多人眼中,网络歌手代表的就是低俗、不入流。

  雪村:说句实话,我觉得说这个话的人才叫真正的低俗。写一写老百姓的心声,我觉得很好,既然你写不出来,就不应该阻止别人去写。

  现在确实有一些网络歌手一直在迎合一些舆论或话题,我觉得那红不了,那些大红大紫的网络歌手,从爱好转为职业的那些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特色。

  归于平淡

  沉寂下来不无聊 拍拍电影也讲讲故事

  法晚:那种膨胀的心理持续有多久?

  雪村:持续好久呢,这也是必然的,所有人可能也都是这样吧,一下觉得我红了,而且明白又更红了,那个挺高兴,那个很正常,身边聚集一堆小商小贩。不过还好,我是稍微有点文化,没跟他们抽大烟去。

  法晚:后来是在什么情况下结束了那种膨胀感?

  雪村:这个我是一直明白的。可能有些人认为宣传做得少,我是认为你干这行的,你的价值就是你的作品,你不出作品,你天天在那炒姐弟恋,一会儿离婚、一会儿结婚,没完没了地折腾,这个有点下作。我们如果没有作品出来,绝不做宣传,而且我相信我是对的,因为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

  法晚:后来沉寂下来,会有失落感吗?

  雪村:不会,电影上有很多事要做,音乐上也一直在创作,但肯定不会像现在那些网络歌手那样高调直接。演出也有很多。现在艺人钱好挣多了,装模作样一下,大家就会掏钱了,我不会陷在那种所谓名气的泡沫里。

  法晚:这几年一直在拍电影,做导演,当时是什么原因转做导演的?

  雪村:我原来唱歌之前,是做幕后的,我给自己准备的东西都是叙事歌。我的长项是在几分钟之内讲一个故事,所以你看我那些MTV拍的,也都是故事性的。那么能编短故事,编长故事也没什么太大问题。

  另外歌曲本身,一方面是说现在这个情况,你看唱片厂都没了,像我们那些20世纪末出道的人,现在从歌的角度上来说也是比较迷茫。第二,像电影这样更综合的艺术门类里头,歌就是其中一个元素。所以我觉得与其说以歌为主,还不如以电影为主。

  法晚:全部精力都放在影视方面,音乐上也没有太大动作。

  雪村:也不会,我们近期也会有两个歌推出来,一个是给爱人唱,一个我自己唱。都是我写,我编的。

  别人蹿红有话说 《滑板鞋》成功源自尊重

  法晚:现在还关注乐坛吗?这几年也出来不少新人。

  雪村:我不太在意别人唱什么,或者别人红不红,因为我那个东西是自成一体的,就是像音乐评书,所以别人和我无关。

  但是我也道听途说,实际上我觉得没有什么人能够有资格去对这些不跑调的唱歌人提出什么意见,或者说是给他们作出评定,谁比谁好。

  你说迈克尔·杰克逊那种唱法,拿到中国来,我估计他连《星光大道》初赛都过不去,中国人会对他有偏见,但人家是巨星。另外像周杰伦那种,他根本就不唱,在那说。他能那么火,像他那样的人要是上来的话,这些评委肯定觉得他咬字不清,直接给他剔掉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风格,如果你整齐划一地都是去靠什么技巧之类去评价一个人的话,那有什么意思呢?那你们都去唱民歌好了,那都一个味。

  法晚:这些年通过网络出来的歌和歌手越来越少,更不可能有像你当年那么火的景况了,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雪村:原来网络是不归谁的,现在有人管了,所以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现在他们没有机会了。我听过《滑板鞋》。

  法晚:《滑板鞋》有点哗众取宠的感觉,很多人觉得不大正常。

  雪村:看你怎么看,如果你单说从他这么一个五音不全的歌手来说,我觉得那你可能会有这么一个感觉。但是你从一个大的环境去分析他,他会火有三重意义在。

  因为滑板鞋是一个很小的东西,它很便宜,几十块钱就可以了。那么像这样一个人站在台上,说他这一辈子就想要一个滑板鞋的话,这个事是很可悲的,它是一个悲剧。但是它是一个社会的悲剧,这是我的看法。

  另外还有一个,大家并不是因为喜欢听,因为大家觉得他的形象和当时我对自己的定位,以及赵本山对自己的定位是一样的。我们是比观众要低得多的人,在观众眼里,我们宁可做一个下三滥,让听众得到最大限度的自尊,正是这些歌成功之道。

  他实在不是一个当歌手的料。他是有点神经质的,但是歌火,我们作为作曲和编曲者来说,你会得到一些什么启示?这是我们所关心的问题,因为那是我们的工作。你会不会去写这样的歌,以及避免给别人带来神经质的感觉,或者说你的神经质让别人认为你很高明。如果你能做到这点,说明你很专业。

music.yule.sohu.com true 法制晚报 http://music.yule.sohu.com/20150723/n417352282.shtml report 7158 当你的社交网络被《五环之歌》刷屏,当你的微博已经开始给歌手新歌打赏。不知道你是否记得,网络兴起之初异军突起的网络歌手,从雪村到庞龙,从杨臣刚到筷子兄弟,他们是当
(责任编辑:董文)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