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音乐> 新闻 > 乐评新闻
新闻 | 专题 | 新声力量 | 试听 | 视频

“90后”二胎李雨,不一样的故事打动这个世界

来源:搜狐音乐 作者:王击凡
  • 手机看新闻
 


  生于1993年的歌手李雨,跟大部分“90后”同龄人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她有一个姐姐。

  随着国家全面开放“二胎”政策,独生子女时代已成过去式,就连独生子女证也变作历史文物。但是,凡走过的路定必留下痕迹,“被迫”失去兄弟姐妹、独自长大的几代“80后”、“90后”独生子女,可能无法真切体会到李雨《姐姐》一曲中的细腻情绪。

  所以说,李雨在当今的华语乐坛,是有一点独特的存在——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她都属于“少数”,但又是注定无法被忽视的少数。

  当“90后”独生子女只能在房间里孤独地与人偶玩具对话,李雨与她的姐姐,正在共享着来自小家庭的同一份质朴温暖。

  于是,我们在李雨的音乐创作里,少见大部分“90后”创作人的那种敝帚自珍、自怨自艾,而是可以听得见她是如何向这个世界张开怀抱的。

  在我看来,这大概就是“有哥哥姐姐的人”与“孤独长大的一代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吧:懂得体谅别人,愿意与周遭交流,聆听不一样的声音,而不是眼里窄得只有自己。

  张楚那一首从上世纪90年代一直流传至今的《姐姐》,用流浪歌手的角度,刻画了文艺男青年眼中的那些北师大中文系的“大姐姐”们:

  “哦!姐姐!我想回家。牵着我的手,我有些困了。哦!姐姐!带我回家。牵着我的手,你不用害怕……”

  相隔将近三十年后,李雨这首新版的《姐姐》,与张楚的同名经典《姐姐》遥遥相望,竟又映射出几分时代的沧桑变迁。

  “儿时的巷子里深深浅浅,竟不知不觉就过了二十年……”

  从张楚的《姐姐》到李雨的《姐姐》,这二十年前后,正是举国上下每个角落都发生着急剧巨变的大时代。

  此时此刻,再听到《姐姐》这样的旋律,心里不是不感怀的。

  时代再浮躁,还是有李雨这样的人,愿意把每一秒都在真实发生着的、有血有肉的“人”的故事,认认真真地写到自己的音乐中去,本身就已经足够令人敬佩。

  作为一个没有哥哥、也没有姐姐的所谓“独生子女”,我一边听李雨的《姐姐》,一边忍不住羡慕:如果能换一种活法,在成长路上能有一个哥哥或姐姐相伴度过,那该有多好。

  李雨的母亲生下她姐姐的那一年,已是27岁(这在农村已经算是晚婚晚育了)。由于父母都要务农,无暇管教姐姐,于是姐姐就总是摔得鼻青脸肿,但却仍然对前方充满向往(比如开着摩托车撞进柴火垛)。

  用李雨的话来说,13岁前的姐姐,就是“带着迷一样的自信,孤胆前行”。

  13岁,是姐姐人生的一个分水岭。

  姐姐13岁的那一年,李雨降临人间,姐姐却遭逢横祸。13岁的姐姐突发高烧,在床上口吐白沫,即将临盆的妈妈顶着大肚子,拼了自己与李雨的命,在大马路上拦下一辆车,救下了姐姐。

  姐姐自此落下了心脏不好的病根,老人还说,这孩子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眼睛毒”。姐姐成了家中的“不祥人”,长辈也不让姐姐与李雨多加亲近。在李雨的成长记忆中,她很少与姐姐一起生活。

  巧合的是,李雨出生后,父亲的生意也一落千丈,甚至需要举债度日,姐姐甚至无法继续上学。后来回忆起来,李雨倒是觉得,“应该是我的到来影响了姐姐”。

  年纪相差太多的两姐妹,没有吵架,只有相亲相爱。

  每一次从远方打工回家,姐姐都会提着行李箱快步跑进李雨的房间,亲妹妹的脸。李雨的文字里,还记得当时姐姐的雀跃:“当时她一定很冷,外套冰冰的,但是头发上带着好闻的香气。”

  姐姐当打字员的薪水、在饭店端盘子的薪水、在商场站立十个小时销售货物的薪水……都统统变成了姐姐买给李雨的生日蛋糕、中秋灯笼、时髦衣裳。只因当时年纪小的李雨,并不晓得姐姐有多辛苦,只是到处向别人炫耀,有姐姐,真是好。

  在李雨心里,她的姐姐一直像一个小孩,仍然保持着爱笑的样子——尽管生活过早压在她的身上,且处处苦难。

  李雨的姐姐,就是这样一个在你我身边随处可见的平凡女子:一个迎接生活所有不快和反差,却仍然保持着天真烂漫能力的好姑娘,始终生机勃勃,直面人生一切的不如意。

  读到姐姐在结婚前跟李雨说的一句话,让我也忍不住瞬间红了眼眶:“在这个世界上有你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个妹妹。也正因为你是我的妹妹,我才学会不埋怨,不埋怨你的成长,不埋怨你比我幸福。”

  原来,我们也是在彼此身上,才得以学会“成长”这件事啊。

  而这,可能就是兄弟姐妹之所以存在的意义吧。我们无法选择彼此,却可以选择如何面对彼此。

  不要埋怨,要感恩。

  关于《姐姐》这首歌,一定还要提到这个小故事。

  某年夏天,李雨的姐姐在一个古镇游玩,途中给李雨打了一个电话,很开心地跟妹妹说:“小妹,我刚刚看到一个姑娘拿着吉他在路边卖唱,好多路人都认真听歌,还给钱。我也给了,我给的比别人都多,我还和她说了,我妹妹也是唱歌的!”

  言语之间,尽是自豪,满满宠溺。这个姐姐,无条件地支持妹妹的选择,不问对错。

  在地铁里给老人让座,只因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在餐馆里对服务生态度好一点,只因想起了自己的儿女……如果我们都能像李雨的姐姐一样,推己及人,对生命里遭遇的每一个陌生人,都能把他/她当成是自己的亲人来对待,世界当然就会变得更美好一点。

  李雨把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情意,写进了自己的《姐姐》里:“你说记得我六岁的羊角辫,说以后当个戏子,你笑我疯癫。如今在远方遇到卖艺的姑娘,却忍不住多给几文钱……”

  歌中所唱的,是李雨的姐姐,同时也是那些曾经真心真意对我们好的每一个人。

  李雨说:岁月是不饶人的岁月,可幸,姐姐永远是姐姐。时间没有过去,都在心上。

  在《姐姐》之前,我从来不知道,一个1993年出生的女孩子,可以像李雨这样唱歌。

  又或者说,李雨其实跟她的“90后”同辈们不太相像,有姐姐的人,大抵跟独生子女之间,会有本质上的不一样。

  都说李雨是三十年一遇的民谣女声,她的音乐里,有着与年龄不太相符的淡定与睿智,彷佛看破世情,但又保留了最后一点暖意。

  李雨的第一张唱片,就叫《鲤语》。她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鲤语》既是谐音,又有意境——活在水中的鲤鱼,隔着刚刚好的距离,观察着这些人类的悲欢离合啊。

  而李雨,可能就是那一条早慧的鲤鱼,她在水里呼出的泡泡、揣摩到的人生,都被她悄悄写进了自己的歌里。

  而我私心最爱的,则是《酒僧》里的那一句:“有道是姻缘不尽,来世总会相逢。”你甚至无法想象,用一首歌唱尽世事蹉跎的李雨,居然成名于一个叫超级女声的比赛。

  在那个满屏都是网红脸、锥子下巴的选秀里,弹着吉他、有一点不合时宜的李雨,反倒在面目模糊的90后少女群像中,成了一股清流般的存在。

  前几周,李健在《歌手》里唱了一首《父亲写的散文诗》,这首歌来自李雨的超女前辈许飞。

  民谣不易为,李健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借此关注到原唱者。同样是抱着吉他上路,李雨的路大概不会走得比许飞容易多少。

  前路凶险,但我想李雨也许并不在意。快意江湖的她,带着姐姐给的勇气,不道苦楚,莫问前程,开心就好。

  “如今在远方遇到爱笑的姑娘,仍忍不住想起你的脸。”

  李雨“鲤语”2017全国巡演

  4.8 上海 On Stage

  4.28 大连 赫兹酒吧

  4.29 哈尔滨 北方国际青年旅舍

  5.5 成都 小酒馆

  5.6 重庆 坚果LiveHouse

  5.19 北京 乐空间Space

music.yule.sohu.com true 搜狐音乐 http://music.yule.sohu.com/20170323/n484365606.shtml report 3967  生于1993年的歌手李雨,跟大部分“90后”同龄人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她有一个姐姐。随着国家全面开放“二胎”政策,独生子女时代已成过去式,就连独生子女
(责任编辑:董文 UK026)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