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音乐> 新闻 > 乐评新闻
新闻 | 专题 | 新声力量 | 试听 | 视频

韩旭最新单曲《天地人和》创作赏析

来源:搜狐音乐
  • 手机看新闻
 

 


  如何创作中国声音主旋律?如何创新民族复兴主旋律传播?如何从传统文化切入时代主旋律视角?

  众所周知,主旋律作品一般围绕“时代”而歌,既要体现“时代”价值观、又要体现“民族”精、气、神;不仅要感召“时代”凝聚力,同时要传承中华民族一脉相承的人文精神。那么,如何在简短、精粹的歌词中,做到言之有物、物化为情的内涵,又不失审美品味呢?

  近日,由海政文工团著名词作家王磊作词、陆城作曲、韩旭演唱的主旋律新歌《天地人和》,一经发布,就在引起网络上的关注,大有走红之势。

  《天地人和》不仅仅是一首歌曲的传情达意,更是体现了中华民族渊源而来的人文情愫、文化智慧。字句之间,洋溢而出的是词作者王磊对优秀传统文化价值观念不乏深度的概括,对中国价值观的深入思考与总结。

  时代之先,歌声长传。王磊早就有集成中国观念完成一首表现文化表述的念头。这一次笔触所及,始终不离这片土地生生不息的文化本质,接地气,不浮华,字里行间,字有所寄,文有所言,知道下笔为谁而写,为何而歌。

  在王磊许多老少皆宜、传唱南北的歌曲词作中,总有一些歌词表达出这个时代喜闻乐见的心声:经久不衰的《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是军中无数铁血柔情的真情写照,迎来2008年奥运华章的《送你一朵东方茉莉》至今听来依然有一种大雅高洁的美感,唱响中国的《春天的芭蕾》是青春让生命激情绽放的浪漫,而这首《天地人和》的登台亮相,无疑是在生活与时代、传统与岁月之间,盛开的一朵词意丰满、曲调清亮、感恩生活、怀想未来的中国之花。

  《天地人和》之名出自《庄子》“天地人和,礼之用,和为贵,王之道,斯之美”。王磊以《天地人和》为主题,以中国传统“天地和合、美美与共”为主导思想,从熟悉中立意创新,倡导“和文化” 的词境,颂扬“和”——和平、和睦、和谐的熠熠生辉的内在动能与正能量。

  这首歌,以文化为体,以歌词为用,巧妙的把中国文化根源的“道家”思想转化成朗朗上口的现代词汇。“中庸之道,致和之用”,这些中国千百年来影响深远的价值观与现代中国核心价值观兼容并蓄的汇聚到了一起“以和为贵\以人为本\正所谓天道酬勤\厚德载物……天人合一\天地人和\愿盛世吉祥如意\江山稳固……”

  中华民族五六千年的灿烂文化,正在走向弘扬,从中国精准扶贫全面小康到一带一路惠及世、合力人类命运共同体,再到中国智慧、中国时刻、中国方案,当我们的歌从文化而发,当我们的路成为一个时代的世界希望,我们自信的步伐必将掷地有声,我们前行的中国道路也将越走越开阔。

  《天地人和》作为一首家国情怀的歌,主歌、副歌共8段,每段4句,整篇词顺着“和”的主线贯穿情感和思想,文字简约、音律规整、韵脚铿锵、用典不失其意、借物不失本真,自然流畅,突破了为用而用的旧样态,打破了相当长的时间内长城、黄河、泰山,珠峰用惯的熟悉句式;从一点一滴中国文化薪火相传的语言着眼,从淡辞藻化与华丽的表达入手,外化传统,形造意境,在逐字逐句之中,言辞真诚,既有表现的畅达之美,又有时代愿景的魂魄之气,更生境界宏达磅礴之气。

  启笔自然,不浮不躁,自当就会自然而然。清新之余,情景交融,情融于景,景化于情:“云海月漫步\花香飘故土……”色彩与动感对接,以物引情,言有尽而意无穷。明月以天为家,鲜花以泥为家,家国情怀不是口号而是涓涓细流,润物无声,自然流露,看似仿佛不经意,却意境追求者大:“东方住着一群人\那是我民族……”,豪放霸气,震慑心灵。

  “悦耳听丝竹\达理颂诗书\还是\以和为贵\以人为本”……文字的境界,正是中华精神“致中平和、诚敬谦和”的人生价值观的外化。“忠孝礼仪学会了\传统是风骨……”,民族文化不能丢,家风不能丢,丢了我们就失去了自己的脊梁,知道根在哪里,知道从哪里来。作者王磊用先人之理正是呼唤中国文化准则的回归与重塑。

  主歌第二部分用典启笔,伏羲何所依\夸父将日逐,这两句看似深奥,难懂,其实不然,伏羲是中华医药鼻祖,聪慧过人,且有与女娲造人之说,被尊为人文始祖,夸父想摘下太阳照亮人们内心。结合下句我宗我祖我父母\世代炎黄路,这里作者巧妙地用典修辞,将表达的意境和心境融合其中。讲出民族的精神不能病,中华世世代代走在复兴的路上。

  有人说主旋律最忌讳歌词说教或者形同口号,作品是否是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是否能表达更多符合这个时代、符合这片土地发展需求的情感与主观思想,才是能成功与否的关键。由衷短句标语,能焕发人心,重塑精气神,形同一辙的歌词又何尝不能呢?

  应该说,《天地人和》就是一例,每一句意境深远,有别于一些主旋律作品,没有山美,水美的镶嵌,却把对中国文化底气、底蕴中的大爱大我,温故知新,表达得明了透彻,犹如无形芬芳的花香,无痕而沁人心脾。

  《天地人和》无论是题材还是选材上,即是中国人天地之中过去与未来之间和合共处的人文哲学,又是中国智慧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的世界观,一路而歌,听懂的不应该只是中国。

  在音乐方面,作曲家陆城曾和王磊合作过《东方印象》、《红色热土》、《红》等极具中国风骨与色彩的作品,从旋律上对把握王磊歌词的风格走向与音乐表述,可谓是驾轻就熟。

  一首好歌是多种元素的一体集成。当陆城拿到王磊《天地人和》的歌词之后,他立即被博大的意蕴,丰富而精确的字句所打动,但他没有马上动笔,而是几多酝酿,音乐动机逐渐成型,于是就专门选了一个月光明亮的晚上,清洁一新,清茶,浓酒,明月,静坐常思,回望中华五千年,万千感慨,情不自已,他很快决定选用传统民族音乐的山歌、民歌曲调与新民歌风相集成,《天地人和》的曲几乎是一夜而成。在编配上,陆城将古典时尚化,融入传统元素,与现代音乐理念契合,在学生电脑工作台完成迷笛配器的基础上,加入拾音的竹笛、琵琶、古筝、钟声等中国传统民乐器,一方面隐喻从大唐丝路引入中国的多样性,另一方面让听众在悠扬亲和的中国音乐天地中联想怀思中国文化的开合有致、天人合一、和合为美的博大,与山水秀丽,日益关切的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得益彰,就此展现出大美不已、天地人和的和美画卷。

  词、曲、编曲,一度创作、二度创作结束之后,就是歌者的关键。对《天地人和》演唱者的选择着实让王磊、陆城犹豫了很久,大牌不一定精确,小众又难惠广。一经商榷,他们还是不约而同的想到韩旭,这位有着“新民歌小天后”之誉的新生代歌唱家,不仅音色甜美、风格独特,而且音质纯净,从《最美中国红》开始更对新民歌风格的大歌控制有序、收放自如。于是王磊就找到韩旭,哼唱之余,韩旭慧眼识珠,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很快就进入录音棚,后期制作,一首契合中国文化传唱表达与“一带一路”价值承载的歌曲,就这样呈现在听者的耳边。

  可以说,《天地人和》这样的作品,词、曲、编、唱,水到渠成,汇聚而成的是这个注定要高歌传唱的伟大时代回响的心声,回响的中国声音。《天地人和》唱红、唱响、唱火,也就是意料之中的必然。

music.yule.sohu.com true 搜狐音乐 http://music.yule.sohu.com/20170619/n497609373.shtml report 3794 如何创作中国声音主旋律?如何创新民族复兴主旋律传播?如何从传统文化切入时代主旋律视角?众所周知,主旋律作品一般围绕“时代”而歌,既要体现“时代”价值观、又要体现
(责任编辑:董文 UK026)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