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音乐> 新闻 > 乐评新闻
新闻 | 专题 | 新声力量 | 试听 | 视频

被遗忘的“恶魔之子”:纪念Big L离世十八周年

来源:搜狐音乐
  • 手机看新闻
 


  Lamont Coleman a.k.a. Big L (1974 – 1999 )

  搜狐娱乐讯 (文/badbrain)1999年3月,美国东岸的Jazz Rap组合Gang Starr发行了自己的精选集《Full Clip: A Decade Of Gang Starr》。说是精选集,却包括很多未在之前专辑中的单曲以及他们的新作。专辑的Intro以现场录音开始,进入到第二首“Full Clip”,Guru和DJ Premier不停重复着呼喊着“Big L”——逝于18年前今天的街头顽主,自称“Devil Son”的天才MC。

  《Full Clip: A Decade Of Gang Starr》出版后的第二年,在Big L的专辑《The Big Picture》由独立唱片公司Rawkus发表。DJ Premier再次制作了作为Intro首曲“The Big Picture”,不同的是这段现场录音更长,除了Guru和DJ Premier,同台的Freddie Foxxx用拇指和食指比出标准的“L”形状,“如果你是个真正的underground乐迷,你知道这个手势的意思,这可不是什么他妈的LL Cool J”。当然这绝对不是用pop rap、肌肉、形象吸引眼球的偶像MC,也不是那些空喊“Real G”口号外强中干的冒牌货,他是个生于地下、死于街头的Devil Son——Big L!

  1993年,Big L单曲印制出地下流行的单曲“Devil Son”时年方19岁。距离他开始练习freestyle已有七年之久。年轻气盛的他不停地训练freestyle,和朋友battle,和邻居battle,在学校、不同的街区battle,逐渐磨炼出令所有MC感到恐怖的punchlines和flow。他那咄咄逼人的杀气来自于令人动荡不安Harlem地区生活,来自于自己的观察。

  十六岁,他正开始尝试写词创作,将周边的一切记录下来时。他遇到了正在唱片店做签售的Lord Finesse。那一段精彩绝伦的即兴freestyle立刻让Lord Finesse刮目相看,第二年就带着Big L上了电视节目——《Yo! MTV Raps》。

 


  那么,十七岁Big L出现在与Lord Finesse自己的单曲“Yes You May (Remix)”以及同属D.I.T.C(Diggin' in the Crates)共同体的 Showbiz & A.G.的专辑《Runaway Slave》 当中就变成顺理成章的事情。

  1993年,Big L最终被正在寻找hip-hop新人的哥伦比亚唱片签下,立刻试水发表自己的单曲“Devil Son”。此刻,他已经正式成为D.I.T.C的其中一员。单曲交由团体中的Lord Finesse、Showbiz和Buckwild联合制作。但无论在1993年,还是今天,你总能感受到“Devil Son”中包含的黑暗、压抑和诡异。这是D.I.T.C.为Big L量身打造的歌曲,你很难在D.I.T.C.其他成员的作品中听到这种声音。因为L所讲述的故事实在离经叛道,将自己描写成一个不可一世的“恶魔之子”(I was the Devil's son...On my skull the 666),“杀戮”、“射击”、“死亡”、“恐惧”等词比比皆是。尽管这在有些人眼中会被视为戏剧化的表现,或者“恶魔”本身就是个隐喻,但Big L却直言不讳的说我唱的就是真实的生活。评论界感到新奇,直接创造了一个“horrorcore”的术语。而签下L的哥伦比亚唱片从此就感到颤栗不详。

 


  这个新签约的小子究竟在干什么?唱片公司直接找到了Lord Finesse,“我们不要这玩意儿!我们只想要一首能打榜的金曲!金曲才能卖钱!能让这哥们儿显得光明点儿吗!”。Lord Finesse当然明白他们要什么,为了小兄弟他告诉Showbiz和Buckwild。最后还是由Buckwild制作了一首较为“流行”和“友好”点儿的“Put It On”。显然这首“恰当”的自我介绍歌曲更适合作为第一单曲。

 


  “Put It On”无疑能够显示出Big L无可比拟的flow,Buckwild为了让整首歌活跃起来,特意采样了Naughty By Nature的那首热门曲《Hip Hop Hooray》。如果哥伦比亚认真推广,就绝对不止只是排行榜单曲12位那样的成绩。事实上,公司正把宝压在另一位新人Nas身上。他们仿佛已经在Nas的单曲“Halftime”上看到了新希望。

 


  Nas的《Illmatic》先于Big L的大碟《Lifestylez ov da Poor & Dangerous》在1994年发表了。前者当然不用说是张完美而伟大的杰作,又叫好又叫座。Big L自然明白他正被哥伦比亚边缘化,由Lord Finesse制作的第二单曲“M.V.P.”只拿到单曲榜第25位,而第三单曲“Street Struck”干脆没有进榜。

  正如《Lifestylez ov da Poor & Dangerous》标题中所示,Big L所指向的是一个完全暴露的“危险”街区生活,不透光、不透气,和Nas在糟糕的生活状态下依旧对现实保持抱有希望(the world is yours)相比,确实过于写实和令人汗毛竖起、手心发凉。虽然Nas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是“街头诗人”,而Big L却说我才是M.V.P.(一语双关,Big L指自己才是“最有价值的诗人”most valuable poet)。

  Big L和《Lifestylez ov da Poor & Dangerous》的价值并没有在当年完全实现。止步于“公告牌”149位,20万张的销量,在哥伦比亚公司看来就已经完成了使命。尽管评论界都看到了Big L所展现的惊人技巧和那种畅快淋漓的自我写实所呈现出的时代价值,但无疑这种认识依旧只限于专业人士、部分乐迷和倾听者身上,这是与大众和极度市场和商业化相对立的一种根植于“地下”(underground)的观点。

  Big L的离开哥伦比亚唱片是必然。但假设不是1999年情人节过后射在他身上的九枪,Big L还是有机会再次走上主流舞台挑战各路权威的。Jay Z和他的合伙人Damon Dash刚在枪击发生的一周签下Big L。阴差阳错,顽主归于街头。

 


  1997年-1998年录制好的《The Big Picture》也因Big L的离世而推迟到2000年发表。即便最后成为了“金唱片”,但于事无补,终像水中花般徒劳。自称“恶魔之子”的Big L究竟有没有下到地狱?

  “Word, Big L the motherfucking devil's son is definitely in effect

  Giving a shout-out to all the murderers, thieves, armed robbers, serial killers, psychos, lunatics, crackheads, mental patients, mental retards

  And a special shout-out to all the niggas with AIDS, peace!”

  ——“Devil Son”,Big L

  你知道,这一切只是个他对现实戏谑的讽刺。

  R.I.P,Big L!

music.yule.sohu.com true 搜狐音乐 http://music.yule.sohu.com/20170215/n480759783.shtml report 5649  LamontColemana.k.a.BigL(1974–1999)搜狐娱乐讯(文/badbrain)1999年3月,美国东岸的JazzRap组合G
(责任编辑:董文 UK026)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