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音乐> 新闻 > 乐评新闻
新闻 | 专题 | 新声力量 | 试听 | 视频

从美剧《少年嘻哈梦》看德国摇滚与嘻哈之间的关系

来源:搜狐音乐
  • 手机看新闻
 


  搜狐娱乐讯 (文/Badbrain)1966年,一脸严肃仍然写在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德国人音乐人Irmin Schmidt脸上。他来纽约旅行有些日子了,也拜访了那些他一直想见到的美国前卫音乐家们:Steve Reich、La Monte Young和Terry Riley。在德国他确实是个还算不错的指挥家和钢琴演奏家,但脑子总想着创作他的“新音乐”。而“新音乐”到底是什么?他百思不得其解。这才是他来美国这次旅行的目的。他开始见得这几位音乐家给了他一些建议,频频点头时,心里似乎还是存在一些疑惑。Schmidt的直觉告诉他这也许对他有用,但这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新音乐”。

 


  有朋友察觉到他有些低沉,嘿,人生苦短!干嘛不去Hotel Chelsea找点儿乐子?那里可有好多好玩的人和有趣的事。什么?音乐?该死的,你要是真想听点儿地道的美国音乐就该去那儿。Schmidt半信半疑地走进了这个“著名”的酒店。他从朋友的嘴里知道了在这个有年头的酒店里,那喜欢酗酒的小说家马克吐温曾在这儿;“垮掉的一代”的巴勒斯和凯鲁亚克曾在房间里写作,另一边的金斯伯格在“嚎叫”着他的诗篇,还有一帮杂七杂八的音乐人,他听说过Bob Dylan,还有几个只叫得出名字的黑人音乐人,比如Jimi Hendrix或是James Brown。总之,这个楼里够文艺够嬉皮。他到了就知道,并不是Hotel Chelsea的主人多么热爱艺术,而是全纽约都不能容忍这里的怪房客。他们现在居然在里面拍电影!经人介绍,他认识这个正在拍电影的家伙——Andy Warhol(1966年,Andy Warhol正在大楼里拍他那部《Chelsea Girls》)。

  在Warhol的镜头中,Irmin Schmidt熟悉了每一个房客以及他们玩的那些音乐:Rock、jazz、blues,还有funk。不管是什么,和他的古典背景都那么格格不入,他一下子被击溃了,瘫坐一团陷在沙发里天旋地转,有无数的声音反转在他的脑海里。新音乐!新音乐!新音乐......

CAN
CAN


  1968年,回到德国的Irmin Schmidt组建了自己的“新音乐”团体CAN。CAN分别是三个词的代表:communism(共产主义)、anarchism(无政府主义)和nihilism(虚无主义),听上颇有Hotel Chelsea那种嬉皮精神。而这种自我解放的精神也注入了CAN的音乐之中,从1969年的《Monster Movie》开始,他们肆无忌惮的实现着自己的音乐乌托邦梦想。Irmin Schmidt会不时地回想Hotel Chelsea的日子,也会给其他几个人听听他认识的那些美国音乐人的音乐。他可再也不是一个剧院里的指挥家或一本正经的钢琴手了。他认为CAN做得是比时下摇滚还新的“新”音乐。

  1972年,CAN的新专辑《Ege Bamyasi》发表了。这要归功于先行单曲“Spoon”,居然在德国卖了30万张。如果说CAN突然变得灼手可热后,Schmidt大可吹一番牛,但他却坦率的讲出在那次纽约之行中James Brown或者Sly Stone等funk艺人对他的启发。当然,他也用自己的方式大胆地回馈着这些美国朋友(或者说回应着他们。此时,Jimi Hendrix虽已去世却被封神,James Brown和Sly & The Family Stone正成为美国funk乐的中流砥柱),一曲明显funk肌理的“Vitamin C”唱响了欧美两地。这也就是为什么会在大热美剧《The Get Down》(少年嘻哈梦)中成为涂鸦小兄弟Dizzee个人的主题曲贯穿于其中。

  “Vitamin C”这个黑人音乐(jazz、funk)穿越大陆,再经过Krautrock(德国摇滚)回流的例子虽然更像一个巧合。比如CAN是比较特殊受到黑人音乐影响的一支Krautrock乐队,和Irmin Schmidt在纽约的经历有关,也和鼓手Jaki Liebezeit加入CAN之前一直待在一支自由爵士乐队打鼓有关。但可以确定的部分是,伟大的Krautrock运动确确实实影响着美国黑人音乐,尤其对hip-hop的兴起,比如深受Kraftwerk启发。被誉为hip-hop的开拓者、“三圣(the Holy Trinity of hip-hop)之一”的Afrika Bambaataa有着绝对重要的作用(不知《The Get Down》后面是否会重现这一过程)。因此,作为一个hip-hop乐迷绝不能以孤立的看待hip-hop音乐,有时要跳出风格来看待hip-hop的起源、发展,哪怕是在遥远的另一大陆上已经和正在上演的摇滚乐、电子乐甚至世界音乐。

  《The Get Down》中所出现“Vitamin C”只是真实反映了那个时代。而这首歌也被90年代、新千年后的hip-hop制作人所注意到,按照惯例,他们采样并延续着“Vitamin C”的活力。我们生命离不开VC,音乐也离不开“Vitamin C”!

music.yule.sohu.com true 搜狐音乐 http://music.yule.sohu.com/20170309/n482811493.shtml report 3408  搜狐娱乐讯(文/Badbrain)1966年,一脸严肃仍然写在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德国人音乐人IrminSchmidt脸上。他来纽约旅行有些日子了,也拜
(责任编辑:董文 UK026)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