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音乐> 新闻 > 乐评新闻
新闻 | 专题 | 新声力量 | 试听 | 视频

键人乐队《谁说》:老司机开新车摇滚是指路牌

来源:搜狐音乐
  • 手机看新闻

  (文/爱地人)听键人乐队的新歌《谁说》,我感慨:即使是“独一无二”已经成为一个普通形容词的当下,也不得不说,“键人”乐队就是一支独一无二的乐队——他们的特别之处,不仅在华语乐坛摇滚圈适用,就算在全世界范围内都通用,因为“键人”乐队的组合方式,确实堪称前无古人。

  “键人”这个名字,并非为了用谐音来取悦看客,或者是用自虐和自嘲来形成新闻话题点,“键人”乐队的名字,是标准的所见及所得:他们就是由一群弹键盘的乐手组成的乐队,只不过他们在组合形式上有点出人意料,不仅这些曾经的键盘手,都玩起了别的乐器,甚至还偏偏撤消了键盘这个配置。于是,“键人”乐队就成了由一群键盘手组成的没有键盘的乐队。

  放弃自己擅长的,偏去表现其它的,既不是为了展示多才多艺,也不是刻意的拧巴。“键人”乐队的成员,分别来自“零点”、“天堂”、“蓝房子”以及罗琦等人的乐队,堪称是一群来自京城摇滚圈的“老炮儿”。时至今日,说起中国摇滚那些代表人物,基本就是怀旧、情怀的代名词,有些时候也会给人留下吃老本的印象。正所谓不破不立,“键人”乐队的成员组成这支乐队,恰恰就是用一种颠覆自我的方式,重新回到音乐原点,开始全新旅程。要知道,摇滚乐的精神有很多种解读,包括——自由、包容、和平与爱。摇滚乐的精神里,还有一条很重要的东西:不断否定过去的自己,因为只有放下辉煌的过去,才能不断焕发新的音乐生命。

  于是,永栋(天堂乐队键盘手)唱起歌,朝洛蒙(零点乐队键盘手)弹起吉他,允飞弹起贝司,黄河(罗琦乐队键盘手)打起鼓,而柳拉拉(蓝房子乐队键盘手)则玩起民乐中阮。人都是有隋性的,也会安于现状和旧有模式,像“键人”乐队这样敢于推翻过去擅长的角色,甚至把以前的履历全然清空,完全以新人姿态轻装出发,这需要勇气,需要胆魄,更需要实力。而“键人”乐队为什么要组建,以及到底想干嘛的问题,从他们的首支单曲《谁说》里,就可以找到答案。

  《谁说》的名字,有两层语义,一种是“谁说的?”一种是“谁说的!”,两者虽然只是标点符号不同,却又是两层情绪表达。前者代表质疑,后者代表确定!情绪递进的强烈,让《谁说》显得极具层次纵深感。和现在许多摇滚老炮儿玩养生型音乐,证明自己成熟到一定境界后的“出世”不同,键人乐队在情绪和能量上,就像新人那样饱满有劲。《谁说》采取重金属编曲形式,主唱永栋甚至是以死亡金属的咆哮嗓来进行演绎。去年12月全球原创音乐现金榜(T榜)第二季度颁奖礼现场,“键人”乐队曾经全球首唱这首歌曲,当时现场的感染力和震撼力,甚至让许多见多识广的媒体人、乐评人都交口称赞、满分好评。

  不仅仅只是节奏和音效上的震撼,《谁说》还是一首让人感受到心底震撼的作品。不得不说,这确实不是一个摇滚乐最好的时代,老炮儿忙着怀旧,新人急于炒作,也会有一些爆款乐队出现,但像《谁说》这样华丽的简单的粗暴的,直指人心的现实主义表现的乐队,实在太少。相比“键人”在音乐上的冲击力,现阶段许多独立乐队更像披着摇滚外衣的文艺小清新,困顿于自我虚设的空洞,甚至连自己的世界都走不出来,又怎能摇滚别人的人生呢!

  《谁说》唱的是键人自己的态度,是乐队通过音乐传递出的一种态度甚至价值观,MV,很好地为歌曲做出了诠释和解读。红与黑极致的视觉冲击,加上“烈焰”、“骷髅”、“面具”等画面元素,《谁说》的背景及色调,极尽强烈的对比,甚至给人一种扭曲、邪恶的画面感。但“键人”乐队的这种做法,不是要给你一种感官刺激,这种扭曲和强烈,恰恰代表现实生活中的不堪、挫折,以及人生路上数不清的障碍和不完美。因此,“键人”乐队磅礴的音乐,主唱永栋咆哮的歌声,更像一种披荆斩棘的力量,不断战胜阴霾,冲破阻碍,在一种喧泄与和解的过程中,引导出积极的正能量,一种有建设性的方向。

  “键人”在《谁说》这首作品里,表现得简洁、干脆、果敢,在很多人还在讨论“摇滚乐是什么”,“摇滚乐应该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时,键人这种我行我素、想干就干的态度,就是最好的态度。直面社会,在负能量里给出听者方向,也让“键人”乐队的音乐有着同时代乐队没有的现实意义。说什么叛逆和精神,摇滚乐就是不屈不挠,割裂过去的自己,不断挑战极限的未来。或者可以说,摇滚乐就是做好自己、胸怀天下,而这首《谁说》已经唱出一切,说明了一切。

  而当下华语乐坛所需要的包容性意义,既需要键人这样的音乐人以走心的作品呈现,也离不开“合音量”这样多元化的音乐平台给予支持。不禁想起与键人乐队同属于合音量T榜“T制造”计划的音乐人张羿凡,一个和键人乐队完全不同的减法民谣歌手,他的音乐甚至只需要一把箱琴。如果说张羿风是清风,那么键人就是暴风,一轻一重、一淡一浓,恰恰也是无边音乐疆界中,可触及范围内的最大边界,是音乐的正反极,是两种不同极致的表达方式,却一样动人。

  从张羿凡到“键人”,他们之间的差异有多大,恰恰说明合音量的多元程度有多大。在这个意义上,倒让人更能理解老板郑钧创建合音量的用意,“合”字本身就包括了包容的意思。人生与音乐,就像一部交响曲,每一声部缺一不可,而完美的组合最后会成就伟大的音乐,“合音量”要做的,显然就是这样野心勃勃也让人欢喜的事,从键人乐队这样以突破形式亮相乐坛的“老司机”级新人开始,我们已经窥见了更多令人欣喜的可能性。

music.yule.sohu.com true 搜狐音乐 http://music.yule.sohu.com/20170120/n479205061.shtml report 3577 (文/爱地人)听键人乐队的新歌《谁说》,我感慨:即使是“独一无二”已经成为一个普通形容词的当下,也不得不说,“键人”乐队就是一支独一无二的乐队——他们的特别之处
(责任编辑:董文 UK026)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